【壮丽70年·多党合作】九三学社上海分社的缘起及早期斗争
发布时间:2019-09-26
来源:浦江同舟
【字体:

编者按: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确立70周年。近期,同舟君将带大家一起回顾上海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团结合作,共同致力于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从中感悟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共同把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坚持好、发展好、完善好,不断开创上海多党合作事业新局面。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也相继回沪开展活动。1946年春,时任九三学社中央理事的褚辅成、孟宪章、笪移今等人陆续返回上海。同年6月,在许德珩的指导下,九三学社上海分社成立,推选褚辅成、孟宪章、吴藻溪、笪移今、陈乃昌、孙荪荃、徐甫等7人为理事,褚辅成任主任理事,笪移今任秘书。

上海分社成立之初,社员们常在谭平山、孙荪荃夫妇家里召开会议。随着当时的斗争趋于尖锐,特务盯梢、打人事件不断发生,1946年7月,李公朴、闻一多在昆明被暗杀。消息传来,上海分社的褚辅成、孟宪章、笪移今、王造时、陈子展、任钧等,积极参与周恩来等228人发起组成的“李公朴、闻一多两先生追悼大会”筹备委员会。20天后,陶行知先生病逝,褚辅成、卢于道、顾执中、施复亮、王造时、许士骐等,随同李济深等250人发起组成“陶行知先生追悼大会”筹备处。爱国民主人士通过这种声势浩大的追悼会,揭露反动派的暴行,从而起到了推进团结与民主、扩大共产党政治影响的作用。

图片.png

褚辅成(1873—1948)  笪移今(1909—1998)

随着国民党进一步扩大内战,“白色恐怖”笼罩上海。九三学社发表《为纪念国际民主胜利周年宣言》,提出国共双方全面停战、改组政府等主张。10月30日,褚辅成、许德珩、张西曼、王卓然等又以九三学社名义发表对时局的意见,建议停止内战,发展各地工厂等。九三学社上海分社利用媒体发表各种切中时弊的观点,成为当时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一种主要斗争方式。

反对“国民代表大会”

1946年秋冬间,正值国民党积极筹备召开所谓的“国民代表大会”之际。11月10日,谭平山、李济深会同褚辅成、孟宪章联名致书国民党当局,指出:“国民大会召开期届,而各党派出席代表,因和谈未谐,迄未提出。……祈允将国大开会日期,暂行延缓,以待和谈妥协,各党派代表名单全行提出后,再行正式开幕……”等等。11月11日,许德珩、周炳琳在北平对《大公报》记者一致表示,愿参加一个代表各方面的“国民代表大会”,对大会延期三天不抱希望。11月13日,褚辅成再次对《大公报》记者发表谈话,认为“国民代表大会”应延期到12月初,不用政府命令方式公布,而应在各党派一致参加的情况下召开,同时公布宪法,成立统一的政府。随后,褚辅成赴南京与有关人士交换意见,力图挽回僵局。后虽然和孟宪章出席了“国民代表大会”,但对大会渐感失望,中途退席回沪。

由国民党一手操纵的“国民代表大会”于12月15日通过了所谓的“宪法”,各民主党派和进步团体纷纷表示反对,并开展联合抵制行动。12月29日,世界和平促进会上海分会、国际人权保障会、民主建国会、工商业协进会、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中华全国文艺协会上海分会、中国经济事业协进会、中国农村经济研究会、九三学社、中国妇女联合会上海分会、上海金融业民主促进会等11个团体举行座谈会,发表联合声明,指出:“所谓民主宪法,企图借此欺骗国内外不明真相人士”“这一宪法的产生基础及其基本精神,彻头彻尾是反民主的,反政协的”“立即停止内战,恢复和平,根据政协决议的精神和原则,重新召开政协会议,成立真正民主统一的联合政府,制定新选举法,实行全国普选,选出真正的国民代表,召开和平团结的国民大会,制定真正的民主宪法,以作全国人民及政府共同遵守的准绳”,等等。此外,座谈会还对美军在北平强暴女生暴行进行强烈谴责,针对上海即将实行的征兵增税、摊派公债政策等表示一致反对。

上海11个进步团体讨论的各项意见,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响应,其中关于反对美军暴行一项,更是得到全国文教界的支持。在上海,马寅初、周谷城、陈子展、卢于道等31位教授联名发表意见,声援各地学生游行抗议。在北平,许德珩、袁翰青、胡庶华、沈从文等19位教授联名致函美国驻华大使进行交涉。

发起反美扶日运动

日本投降后不久,美国违反《波茨坦公告》,扶植日本,保留部分日本军备设施,提高其工业发展水平。针对这种形势,九三学社上海分社孟宪章在《大公报》上发表《急管哀弦愈逼愈紧的日本问题》文章,引起各界关注。1947年7月,九三学社上海分社召集社员收听当时解放区的邯郸电台广播,讨论时局,与会社员一致认为国民党政府压制民主、扩大内战的根源在于美国政府的支持,将反美扶日作为分社此后的重点工作。随后,分社发起成立“对日问题座谈会”,邀请各界民主人士商讨日本问题,扩大反美扶日影响。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上海分社借助“对日问题座谈会”集中开展了反美扶日的系列斗争。1947年8月,针对美国开放日本对外私人贸易的行为,“对日问题座谈会”发表《我们关于对日问题的意见》,在这份《意见》上签名的民主党派及无党派人士共15人,其中包括九三学社社员6人。1947年9月10日,随着美日关系的变化,“对日问题座谈会”在《大公报》上第二次发表《我们关于对日和约的主张》,在这份文件上签名的有褚辅成等18人。1947年11月28日,关于召开对日和约预备会议问题,“对日问题座谈会”第三次发表《我们对召开对日和约预备会议的意见》,建议组织“中国对日政策协会”,这份《意见》的签署者,除了前两次联名者外,还有34名新加入者。1948年4月,针对美国帮助日本恢复工业水平,减轻日本战争赔偿,庇护战犯等行为,“对日问题座谈会”第四次发表《针对美国积极助日,中国应有的对日政策》。这份《对日政策》意见书上的签名增至137人,越来越多的社会知名人士加入了这场斗争。

1948年3月,褚辅成病逝。对日本问题素有研究的孟宪章被推举为“对日问题座谈会”召集人,反美扶日运动的声势逐步扩大。在越来越多的爱国民主进步人士的推动下,上海乃至全国大规模反美扶日运动拉开了序幕。1948年5月4日,上海120余所大学、中学的2万余名学生齐聚交通大学举行“五四”营火晚会,邀请孟宪章做演讲,成立了“上海市学生反对美国扶植日本复兴、挽救民族危机联合会”。5月20日,2.5万余名上海学生再次于交通大学集会,并发起10万人的“反美扶日签名运动”。复旦大学、圣约翰大学、上海法学院、大夏大学、沪江大学等也以座谈会、演讲会、话剧、资料展览等各种方式控诉日本侵略史实和美国扶日等错误行为。反美扶日运动迅速扩展到全国,北平、天津、南京、昆明、唐山等地学生也纷纷响应。

在全国沸沸扬扬的“反美扶日”抗议声中,美国公然否认扶植日本,并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激起了大规模的反美扶日示威游行运动。6月5日,5000余名上海学生汇集外滩,举行“反对美国扶植日本,抢救民族危机示威”大游行,国民政府出动军警破坏和阻止游行示威,逮捕、殴打爱国学生,并发表遏制“反美扶日”运动的声明。这种倒行逆施的做法,立刻引起了全国各地爱国人士更大的愤怒,北平、天津、南京、昆明、西安、广州、武汉等地的学生陆续举行罢课和游行。上海等地工商界、妇女界、侨界、文艺界、报刊杂志界、航业界,甚至立法委员等各界人士也纷纷投入运动。随后,中国文化工商界390人联名发表了“纠正美国驻日政治顾问的声明”,呼吁美国迅速停止扶持日本的错误政策。“对日问题座谈会”则进一步扩大座谈会范围,在上海、北平、南京、广州、重庆、武汉等地发动九三学社各级组织,联合大教联、各民主党派、妇女界等,广泛征求签名。《大公报》及上海的进步杂志,均积极支持这一运动,登载有关反美扶日言论。自1947年10月民盟被迫解散后,九三学社及其他民主党派、团体在反美扶日的旗帜下,实际上在国统区形成了无形的统一战线。

图片.png

1948年5月,上海爆发“反美扶日爱国大游行”运动

随着美国扶植日本的愈演愈烈,“对日问题座谈会”于1948年6月第五次发表《对美国积极助日复兴的抗议》,在这份《抗议》上签名的有上海、北平等7个城市的高级知识分子282人,其中新加入的有巴金、吴晗、俞平伯、费孝通、张西曼、潘菽、储安平等知名人士。1948年7月,历时数月,波及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及海外,涉及各地区、各阶层、各党派的大规模反美扶日游行和示威运动告一段落,它对国民政府乃至整个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艰苦的斗争中迎接上海解放

在与国民党反动派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过程中,上海的九三学社社员和其他民主进步人士遭受到了国民党反动势力的迫害,不少社员被捕入狱。1947年10月27日,民盟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褚辅成随即设法保护周新民、楚图南等民主人士的安全,并竭力阻止其他民主人士被捕。许多民主进步人士也逐步由中共地下党作了安排或护送去香港。但也有许多九三学社社员继续留在上海,与反动派作斗争。

1949年4月—5月,上海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上海分社的社员们联合其他民主进步人士,在不能公开进行民主活动的情况下,转向以反对美帝为目的的国际政治斗争。孙大雨、陈仁炳、孟宪章等研究了当时的国际形势,由孙大雨起草了一份《我们对于世界和平的意见》,反对美国的错误政策,呼吁和平与民主。《我们对于世界和平的意见》得到了文教工商界等214人的签名,1949年4月22日在《大公报》上公开发表,包括九三学社上海分社社员在内的214人公开署名。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上海分社社员欢欣鼓舞,参加了由市工会组织的游行庆祝活动。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筹备委员会议在北京举行,九三学社被正式确认为中国民主党派,为参加新政协的45个单位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九三学社上海分社带领社员认真学习中国共产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积极开展各项爱国活动。1950年3月19日,九三学社上海分社召开第四次社务工作会议,成立了临时工作委员会。从此,九三学社上海分社开始在九三学社中央和中共上海市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

重庆时时彩可以发财吗